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聚合资讯网

当前位置: 聚合资讯网 > 免费小说 >

穿越之独孤皇后_ 第273章 大典再即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7 22:10来源:聚合资讯网 作者:聚合资讯网 点击:
佳尔楠小说穿越之独孤皇后 第273章 大典再即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心里狐疑,动作却不敢犹豫,含笑称谢,伸出手腕。

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向杨坚,那位神情并无异常,才算是放心。



    不过片刻,太医诊脉完毕,说伽罗底子不错,只是近来劳累气血亏损,需静修调养,还开了个方子,伽罗谢过收起。



    段贵妃碍着杨坚,也没再多留。



    待伽罗出殿,乐安公主和阿白早已不见踪影。规规矩矩地出了宫,行至僻静处,杨坚才探手道:“给我。”



    伽罗会意,将方子递给他,“这也是殿下娶亲的规矩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杨坚也不明白段贵妃的用意,却也不甚担心。



    若是段贵妃心存不善,他拿着方子回建章宫,令侍医给伽罗诊脉,再对照方子一瞧,自然能窥出端倪。



    遂将方子收起,陪伽罗出宫。



    仪秋宫内,待太医将药箱收拾齐备,段贵妃把玩着手中茶杯,随口道:“都记住了?”

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放心,下官为娘娘们调理玉体几十年,但凡请过的脉,都能牢牢记着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段贵妃吩咐一声,起身往屋外透气。



    阳春三月,正是一年里最好的时候。德泽广布,万物生辉。



    她瞧着周遭的巍峨宫阙,忽然叹了口气



    伽罗回到家中不久,便见鸿胪客馆来人,请她和冼氏、独孤善过去一趟。



    因戎楼身份特殊,在京城的日子都住在鸿胪客馆中,除了随行的使团留意,更是增派侍卫,由杨玄感身边得力的中郎将亲自带人护卫武元帝怕有人借机生事,伤及戎楼,这两日盯得格外严密。



    好在住宅与鸿胪客馆不算太远,两炷香的功夫即到。



    到得那边,不出冼氏所料,戎楼果然是要商议嫁妆的事。



    殿下娶亲,诸般事宜由礼部和詹事府安排,聘礼也格外丰厚。姑娘家里从中分出些当嫁妆本已足够,戎楼却不放心,仍旧要添些,跟冼氏和独孤善商议了好半天。



    伽罗坐在外头,反而无所事事。



    嫁衣嫁妆都有人操心,她除了预备一份新婚夜送给杨坚的礼物之外,也无需多做什么。



    从鸿胪客馆回来,独孤善心事重重。



    直至晚间吃饭时,才提及傅老夫人来,问伽罗是否愿意去瞧瞧。若愿意,他便和冼氏陪着去,若仍旧为昔日的事不愿,他不强求。



    伽罗自知避不过,为让父亲安心些,答应次日前往杜家拜见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这些日子杜府颇为忙碌。



    自打殿下要迎娶独孤家女儿的消息传出去,京城里知晓内情的人家便都懵了。虽说当年惠王妃的事并未传开,但武元帝继位后立刻定了独孤信重罪,不止褫夺侯府封号,查封府邸,独孤信的三个儿子里,两个都被革职查办,一位流放,一位至今还在狱中,显见的是势不两立。



    谁知如今,杨坚居然要迎娶独孤信的孙女?



    即便其中有南陈国相的缘由,但独孤家出了个皇后,情势就稍有了不同。



    因伽罗最初住在鸿胪客馆中不便打搅,后来的住处也未张扬,有那等沉不住气的,已遣内眷往借着探望老夫人的由头,去杜家探问内情。傅老夫人在厅中客气热情地敷衍过去,回到屋里,却难免气闷她别说见伽罗的面,连伽罗回京城的消息,也是礼部有动静后才知道的。



    这没良心的!



    傅老夫人暗恨了多回,待真见到伽罗,却还是端出满面笑容。



    伽罗固然对她颇多芥蒂,毕竟有父亲的血脉牵系,见面恭敬行礼,被傅老夫人忙着扶起,带进屋里说话。



    对坐半天,寒暄罢了,祖孙俩却没多少话可说。



    当年的事众人心知肚明,独孤信夫妇不喜南风,百般刁难,迫得独孤善不得不背上不孝的骂名,携妻儿远走濂溪。后来南风故去,伽罗的日子更是艰难,若非有陇右的高家帮着照料,还不知处境会怎样。



    这些话纵然伽罗不说,冼氏却是不忿。



    在外多深的城府,涉及最疼爱的宝贝外孙女时,冼氏却也难压住脾气。



    况且去岁伽罗跟着杨坚去云中城时,傅老夫人要伽罗以身为礼,从鹰佐手中救独孤信的事她也听伽罗提起过。而今见傅老夫人态度转变,除了伽罗身份陡升之故,必然还有借伽罗的手为独孤信和两个儿子讨情的打算。



    冼氏哪能答应?



    见傅老夫人提起独孤藏,几句话堵过去,令傅老夫人哑口无言。



    到得后来,便是独孤善与她说话,姑姑杜夫人在旁陪着,冼氏和伽罗端坐喝茶。



    好容易熬到过场走罢,辞别出府时,却见李昺大步走来。



    隋城别后,表兄妹二人也是许久未见。李昺前几日在外办差,回来听得建章宫婚讯,在屋里独坐了整夜,次日如常去建章宫上值。而今见着伽罗,第一句便是道喜。



    伽罗抿唇微笑,问起房遗爱和韩伯岳近况,李昺邀她明日一道去瞧,伽罗欣然应了。



    次日, 伽罗同李昺往韩伯岳如今所住的忠勇伯府去瞧他。



    比起旁的世家大族, 忠勇伯府是靠着韩林拼死拒守的忠勇而来, 除了武元帝亲赐的宅子和些银钱财帛之外,并无半点旁的积累。宅子规模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 五进的院落,东侧几重屋舍住人,西侧是个小花园子,十来丈宽窄, 中有花圃芳树,小亭翼然。这当然没法跟那些数代相传的公侯府邸相比, 却也算得上等住处了。



    府中仆从甚少,大多数屋子都空着, 韩伯岳独住一处, 他姑姑和姑父住在外面照应。



    伽罗和李昺过去时,韩伯岳正在屋前练习射箭,正当休沐的房遗爱在旁指点。



    数月不见,他的身量窜高了许多, 一双手臂弯弓搭箭,准头竟也不错。



    箭头射中靶心, 韩伯岳雀跃欣喜, 一转头瞧见杜伽罗,更是高兴。



    “独孤姐姐!”他丢下弓箭, 当即跑过来,额头上还有晶莹汗珠, 不知方才做了什么。跑了几步,瞧见照壁后转出来的李昺,又拱手为礼,“杜大人!”



    “长进很快。”李昺缓步走来,语含赞许。



    房遗爱便道:“我亲自教他,当然有进益!”说着,觑向伽罗,眼底藏有打趣笑意。



    殿下迎娶独孤家之女的消息早已传开,房遗爱如今跟着李昺在建章宫当差,消息更是灵通,遂连声道贺。因时近晌午,宅子外又有家不错的鱼庄,一道出去用饭。饭后沿着后巷散步消食,迎面却碰上了杨坚。



    他骑马而来,身后跟着韩擒虎和四名侍卫,居高临下。



    李昺与房遗爱抱拳在前行礼,韩伯岳也躬身抱拳拜见。



    伽罗屈膝行礼,因方才还被房遗爱打趣,故只垂首盯着地面,没看杨坚。



    杨坚翻身下马,示意众人免礼,瞧着韩伯岳,见他眼神明亮精神奕奕,便道:“风寒痊愈了?”

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风寒已经痊愈,多谢殿下关怀。”韩伯岳端端正正地回答。



    他自丧父之后,虽有姑姑陪伴,却无人教导。杨坚既感其父忠勇,便特意跟韩荀嘱咐了一声,从殿下宾客中选了两个才华品行皆出类拔萃的教他读书礼仪,骑射习武的事也没耽搁,除了这两天因风寒能偷空外,平常都是前晌读书后晌练武。



    韩伯岳也懂事,读书练武都颇刻苦,从前皮猴似的顽劣,如今调皮仍在,举动却斯文了许多,规规矩矩地行礼,有模有样。



    杨坚本是顺道来探他,见他无碍,便也放心。



    遂将目光投向伽罗。



    两侧院墙上有蔷薇含苞,浓绿的枝叶漫在墙头,春光极盛。



    她站在树影里,裙角随风。



    因戎楼尚未离京,武元帝对婚事颇为上心,礼部与独孤善、戎楼商议过后,将婚期定在五月廿八。这婚期目下只是以言语约定,待礼部备礼备书,才算正式定下。按着习俗,一旦定了婚期,女儿家多要闭门谢客,筹备嫁妆,不宜再多见面。



    杨坚四个月都熬过来了,如今曙光已近,再忍两月不算太难。



    然而



    瞧着树影下的窈窕身姿,他的脚步还是挪了过去。



    乌金冠下容颜冷峻,栗色长衫渐近,站在伽罗跟前。旋即吩咐李昺,“你们先走,我有话问她。”待李昺带着房遗爱和韩伯岳走远点,才握住她肩膀,低声道:“跟我去建章宫。”



    他的声音肃然如常,伽罗抬头,看到他眼底深邃,隐藏深意。



    这般目光她是熟悉的,在数次脸红心跳之前。



    去建章宫意味着什么,伽罗只需稍微想想便能猜到。先前在隋州时,杨坚就变着法儿寻机会单独相处,甚至有两回擦枪走火,险些越矩。如今数月未见,回京之后,除了那回他来鸿胪客馆时纠缠了片刻,后面几回见面,都碍着有人,克制分寸。而建章宫内是杨坚的地盘,回到南熏殿关上院门,便无外人打搅。



    血气方刚的英武男子,临近婚事,谁知道能否如从前克制。先前在隋州时,他卸去端贵威仪的殿下姿态,行骗耍赖,诱拐哄骗,厚着脸皮无所不为。她可招架不住。



    伽罗摸不准杨坚,却牢记着冼氏的提醒。



    遂轻轻退开半步,仰头觑着杨坚,“殿下想问我什么?”



    杨坚本以为她会答应,谁知竟遭反诘,不由一怔。



    果然是个托词,伽罗笑了笑,“外祖母还等着我回去,殿下有话就在这里问,也方便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问什么。”杨坚沉声。



    伽罗摇头,“我并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“你”杨坚气结,看着她眼底狡黠,将她肩膀捏得更紧。两情相悦,心有灵犀,他想做什么,她怎可能不知道?不过是去建章宫独处几个时辰,将这数月来欠下的东西补上,她以为他想做什么?



    心里气恼,这些话却说不出来。



    尤其身后还跟着韩擒虎和四名侍卫。



    杨坚沉目瞧着伽罗,见她唇边含笑,藏了微蓝波光的眼睛里尽是狡黠。她分明知道,却不肯去,显然是洞悉他的打算,有意躲避。换在别处,他扛着她就走了,但如今众目睽睽,他除了懊恼,毫无办法!



    片刻对视,伽罗笑意嫣然,杨坚目露恼色。



    末了,伽罗见他并无用强之意,才开口道:“殿下若无旁的事,我先走了?”



    “傅伽罗!”杨坚见她后退,当即扣住她手臂。



    伽罗缓缓将他五指掰开,踮起脚尖盈盈一笑,“两月后就能见面,殿下急什么?”柔声低语,吹气如兰,像和煦缱绻的春风拂过,仿佛能将满身刚硬傲气的骨头吹得酥软。



    杨坚回过神时,伽罗已然退到他身侧,屈膝行礼告辞。



    旋即,擦肩而过,留下淡淡香气,不知是源自蔷薇花苞,还是她身上。



    走过韩擒虎身边时,伽罗甚至还若无其事的招呼了一声。



    杨坚侧身看着她,头一回恨得牙根痒痒,却奈何不得。又怕此时李昺等人已走远,她回家途中遇到麻烦,便沉声吩咐韩擒虎等人护送,自翻身上马回建章宫去了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殿下大婚的吉期既已定下,余下的事就颇顺畅。



    礼部除了筹备婚礼的事,也派人过来量了伽罗衣裳的尺寸,好安排绣娘们做凤冠霞帔。独孤家嫁女,自然也不清闲。独孤家府邸早已倾塌,傅老夫人早年亏待伽罗母女,那日被冼氏堵了两句,自知理亏,加之这宅子是戎楼所买,也没提要搬到一起的事,仍旧住在杜府。



    独孤善旧时再倔的骨头,到如今家道败落,瞧着母亲发间银白,终究不忍,于是两头来往,筹备嫁女之余,不时去杜家陪伴傅老夫人。



    他这回为两国缔盟的事牵线,算是立了大功。



    武元帝纵对独孤家怀恨,却无法宣之于口,在重伤为缔盟奔波的朝臣之余,也赐了独孤善一个五品官的位子,命他在殿下大婚后赴任,一则是堵住物议,再则,毕竟是亲儿子娶妻,他再不情愿,终究也须给几分薄面。



    两头忙碌筹备,三月底时办了场春猎,武元帝邀戎楼同去,气氛颇为融洽。



    至四月中旬,戎楼将伽罗出嫁的事安排妥当,遂带上使团,启程回南陈去了。



    他走了没过半个月,鸿胪寺奏报,说北凉递国书过来,有意遣使至京城修好,一时间引得朝野哗然去岁虎阳关之败,大隋至今还没能缓过来,有朝臣性子刚直,说北凉侵袭国土、践踏百姓在先,哪怕提出修好,必也藏了狼子野心,武元帝万不可为其所惑,应当厉兵秣马,洗雪前耻。也有朝臣婉言提出,说朝政邦交,局势都是瞬息万变,大隋既然能够与南陈缔盟,为何不能与南陈冰释前嫌,以求百姓不遭战事。



    主张对峙回击的,或是意气风发的武将,或是武元帝新提拔任用的亲信之臣。



    主张和解的,多是世家门阀,武元帝提拔的旧臣他们大多都有家人被关押在石羊城中,当然不愿两国再起战事,令那些被扣为人质的亲眷遭难。



    两相争执不下,连着数日,朝堂上都为此事争论不休。



    按武元帝的性子,他当然不欲和解。自蒙旭镇守虎阳关后,也下令他严守关隘,先前北凉派遣使臣南下,都被堵在虎阳关外,京城众官毫不知情。这回使臣虽未能亲至,北凉的国书却混在官驿信件中递到鸿胪寺,又被鸿胪寺少卿当朝提起,令他不得不当朝决断。



    武元帝纵不情愿,权柄未尽数收回之前,却不得不暂时安抚笼络世家之心。遂以殿下婚事为由,令鸿胪寺回书,叫北凉晚些再遣使过来,将事儿暂时含糊过去。



    这般焦头烂额,转眼已是五月底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盛夏的天气已炎热起来。



    伽罗住在傅宅中,由华裳亲自指点教导,终于绣出了像样的香囊,形如石榴。秋香色的锦缎上以绣出鸳鸯,底下水波荷叶,装点巧妙,边缘拿明黄丝线密密缝住。香囊里装的伽罗选的香料,白芷、香附、薄荷之外添了零陵香,凑在鼻端,甚是好闻。



    香囊之下,则是丝线做的穗子。



    不及半个巴掌大的香囊,却费了伽罗整整一个月的时间。



    因是给杨坚的东西,伽罗定要亲力亲为,裁剪固然容易,却因不会针线,做废了好几个。如今总算绣成,她将香囊托在掌心,满眼笑意。



    冼氏在旁瞧着,不由笑道:“还是咱们伽罗聪明,这样麻烦的事情,一学就会。”将那鸳鸯丝线轻轻摩挲,“这样的绣工,换成旁人,半年也难做到。”



    这当然是在哄她了。



    伽罗莞尔,“外祖母却不知道,为这点绣工,我这手指头吃了多少苦。”



    说着,将纤秀的手指递到冼氏跟前,那柔嫩的指腹还微微泛红。



    冼氏瞧着,无比心疼。



    她出自南陈,出生时就是族长的身份,自然无需做这些。后来南风出生,也半点都没想过学女工。及至有了伽罗,南风和冼氏都教她习字绘画,十几年里,提都没提过女工的事按冼氏从前的打算,伽罗住在陇右,若在那有了意中人,她陪个丰厚的嫁妆过去,自然无需伽罗准备东西。



    偏巧伽罗的意中人是个殿下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