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聚合资讯网

当前位置: 聚合资讯网 > 免费小说 >

大唐孽子_ 第334章 眼看他楼塌了(6000字大章)-笔趣阁

时间:2020-12-06 18:56来源:聚合资讯网 作者:聚合资讯网 点击:
南山堂小说大唐孽子 第334章 眼看他楼塌了(6000字大章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彭志筠最近过的很惬意。

    牙行最近一个月挣的钱,都能比得上去年一年了。

    之前去天香阁的时候,自己还觉得有点肉疼,如今是完全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昨晚上在一个琴棋书画都俱佳的姑娘房里留宿之后,彭志筠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。

    神清气爽的出了天香阁的大门,彭志筠坐上了正在等候自己的马车,往西市的铺子而去。

    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啊。

    不过,马车还没有进入西市,就被一个急匆匆的伙计给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彭掌柜,大事不妙啊。”

    伙计是在西市口等了好一会了,看到自家掌柜的马车来了,就赶紧上前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慌慌张张的,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彭志筠还在回味着昨晚的XiaoHun景象,正是精彩处,却猛地被人打断了,语气自然有点不善。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早上,长安城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奔驰马车行,专门售卖四轮马车,听说好多人都去买了。”

    彭志筠不满的瞪了一眼伙计,“就为了这点事,你就慌慌张张的?长安城哪天不得有一些新的铺子开张?”

    昨晚喝了不少烧刀子,彭志筠的脑袋现在还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掌柜的,这次不一样。那奔驰马车行卖的四轮马车,价格只要十贯钱,就在半个时辰前,已经有一些其他坊的牙行要把马车退还给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有人想退货?”

    彭志筠总算是提起了警惕心,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那什么奔驰马车行的四轮马车,就有牙行要来退货?四轮马车卖的再便宜,又有什么用?谁会用啊?”

    看到自家掌柜的还心存侥幸,那伙计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自己早上可是亲眼目睹了奔驰马车行的巡街,也见证了四轮马车在自己面前轻松的完成转向。

    再看到车上满满的蜂窝煤,装载量绝对比二轮马车多了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就算了,可看看人家幌子上写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虽然自家不识字,可是人家一直在吆喝啊。

    什么不满意三天包退,三个月内免费保修,开业前三天购买赠送鲸油润滑脂……

    这是妥妥的要火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我觉得您还是亲自去奔驰马车行看一看,尽早的作出决断。迟则生变啊!”

    伙计是彭家的家奴,一门心思都在为彭家的前途考虑。

    毕竟,彭家要是完了,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马车行的后院,一架崭新的四轮马车安静的停靠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过,周围的环境却是一点也不安静。

    韦思仁已经接到了消息,赶了过来,跟韦宝一起站在院子里头,看车行的匠人分析确认这四轮马车的优劣。

    “郎君,基本上确定清楚了,这奔驰马车行的四轮马车,跟以往的四轮马车,主要有三个区别。”

    一名上了年纪的匠人,很是认真的趴在马车下面,好好的端详了一番,基本上就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其实,像是这个年代的四轮马车,它的结构是怎么样的,基本上是没有办法保密的。

    总共就是那么些东西,一眼都能看到,还怎么保密?

    当然,你能看到,并不表示你就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“哪三个区别?”

    韦思仁满脸阴沉,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“第一,它的四个车轮不是一起放在车架上;第二,它的车轴是铸铁制成,并在车轴两端安装了一个很特别的机构;第三,这马车多了一个机构,拉上之后能够在停车的时候卡住车轮,让马车更快的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匠人也不敢倚老卖老,一口气把自己确认的结果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,哪怕是不用他多说,韦思仁和韦宝基本上也能看出这些区别。

    只不过,如今听了老匠人的话,心中更加确定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四轮马车,就是因为四个轮子不在一个车架上,就把转向困难的问题解决了?”

    韦思仁觉得这个答案有点荒谬,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为何之前韦家的匠人就没有想到呢?

    “郎君,确实如此,我刚才也试着驾驶过了,转向虽然不如二轮马车灵活,但是确实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匠人实话实话,不敢添加太多额外的评论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要制作四轮马车,应该也很简单咯?”

    韦宝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单单一个上午,他就感受到了四轮马车给自己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往日里门庭若市的城南马车行,今天上午居然一架马车都没有卖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不傻,都知道这个时候要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个年代又没有什么专利权的说法,奔驰马车行的四轮马车受欢迎,自己也生产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制作是可以制作的,但是我们制作的四轮马车,估计跑不了人家那么快,车轴也不一定有人家那么耐用,甚至载重也会低一些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的话并不是掌柜的希望听到的,老匠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提醒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等到自家的四轮马车生产出来了,自己再说这些问题,指不定掌柜的以为自己是在坑他呢。

    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会如此?”

    韦思仁心里面已经认可了韦宝提出的模仿制作四轮马车的方案,没想到却是听到了这么一个不好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郎君,区别就在这车轴两端的特别机构上面,有了这个东西,车轮的旋转就变得非常轻便,能够节约不少的马力。并且涂抹了鲸油润滑脂之后,更是让人感受不到它的磨损。”

    老匠人怎么说也是在韦家的马车作坊里面干了几十年,对于眼前的这架四轮马车的好坏,还是看的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轴承吧?我刚刚去买马车的时候,奔驰马车行的伙计似乎专门介绍过这个东西。他们还提醒各个车夫,不要随意拆卸这轴承,否则他们不再负责马车的保修。”

    韦宝身后,负责去奔驰马车行购买四轮马车的伙计,站了出来,小声的补充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轴承?”

    老匠人忍不住跟着念了一句,“这个词还真是贴切,这个机构正是在车轴上承受车架重量的机构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这个轴承很难制作吗?”

    韦思仁一脸不满的看向老匠人。

    韦家的马车作坊,是长安城最大的,甚至可以说是大唐最大的马车作坊。

    如今,别人制作的马车,居然有东西是自家无法制作的,这怎么能够接受?

    自己每个月发了那么多工钱给他们,都打水漂了吗?

    “郎君,这个能不能做,我不敢肯定。但是这轴承看上去是精钢制作而成,我们马车作坊里面,基本都是木匠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秋雨一场凉。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降雨,长安城一夜之间进入到了冬天模式。

    而更加寒冷的,则是二轮马车的销售。

    退车!

    退款!

    不少囤积了二轮马车的牙行,纷纷找到自己的上家,想要退掉手中没有卖出去的马车。

    而最近刚刚买二轮马车的车夫和商家,也纷纷想要退车。

    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?

    不管是城南马车行,还是彭志筠的牙行,都没有给任何人退一文钱。

    自己手上都还积压了好多马车没有卖掉,怎么可能给你们退?

    当初马车涨价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们退回来重新买啊?

    眼看着二轮马车在接下来的几天内,几乎一架也没有卖出去。

    韦宝也着急了。

    韦家的马车作坊旁边,还存储了几百架马车呢,这要是卖不出去,之前挣的钱,可就全部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作坊里还有大量的半成品呢。

    降价!

    再降价!

    这几乎是城南马车行必然作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郎君,我们已经降了三次价格了,如今,八贯钱一架的马车,只要五贯钱就能买到,再降,我们就得亏本了。”

    韦宝一脸便秘的表情,站在韦思仁身旁汇报着铺子里近几天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降价也卖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韦思仁这些年都是顺风顺水的过贯了好日子,长安城里,但凡是亮出韦家的牌子,基本上什么事都搞得定。

    哪怕是碰到一些勋贵世家,看在自己堂姐在大明宫中的稳固地位,也会适当的退让一下。

    哪知道,自己今天要砸在楚王手中。

    奔驰马车行背后的金主是谁,以韦家的能量,自然是开业当天就调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降价之后是可以卖出去的,刚开始也确实多了一些咨询的人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韦宝仿佛想到了什么,脸露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奔驰马车行,是铁了心不给我们活路啊。我们降一贯钱,他们就降一贯零一百文钱,我们降两贯钱,他们就降两贯零两百文钱。如今,一架四轮马车,只要六贯又七百文钱就可以买到了。”

    韦思仁听了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楚王李宽,长安城里没有听说过的估计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之前,跟在楚王府后面,韦家也没少挣钱。

    单单鲸油蜡烛一项,每年就能给韦家带来上万贯钱的利润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双方在登州府有所交手,可是谁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台面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次楚王府居然冲着韦家最核心的产业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奔驰马车行的掌柜的是谁?你有约他出来谈一谈没?”

    韦思仁想了想,觉得对方这样针锋相对的做法,似乎跟以前李宽以前的行事手段有点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莫非,这是奔驰马车行的掌柜在自作主张?

    楚王府的各个作坊掌柜的权利是很大的,这个情况,韦思仁很早就听说了。

    “约了,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理会我。”

    韦宝有点委屈的看着韦思仁,希望自家郎君帮自己出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理会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奔驰马车行的掌柜,是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个车行,掌柜的居然是个女子?”

    韦思仁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果然是楚王殿下一贯的作风啊。

    自家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那西市里面珍宝阁的掌柜,也是一个女子吧?

    听说还是李宽身边的婢女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还是从一个伙计的嘴里打听到的。不过,我这两天也观察了一番,确实有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频繁的出入奔驰马车行,周边还有护卫专门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古人诚不欺我啊。”

    韦思仁心中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,摆明了对方是不跟自己谈了。

    奔驰马车行的掌柜又是个女子,自己还不好直接冲过去跟人理论。

    看来,只能是自己去楚王府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贯、七冠、六贯、五贯……

    二轮马车一天一个价格,眼看着货栈里的几百架马车,短短的几天就凭空少了一千多贯价值,彭志筠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彭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,也没有谁在朝中为官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能够有如今万贯家财,全部是彭志筠辛辛苦苦挣下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一步走错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已经把手中能够拿出来的钱财全部换成了马车的彭志筠,已经连临时拆借的几百贯钱都还不上了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锦上添花的很多,雪中送炭的很少。

    借钱这事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别看彭志筠的那些狐朋狗友,之前很是豪爽,你几十贯,我百来贯的,借给了彭志筠不少钱。

    要的利钱也一点都不高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看到二轮马车的销售情况急转直下,这些昔日的“好友”立马就上门催债了。

    “老彭,不是我不帮你,实在是最近手头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老彭,实在是不好意思啊,这钱,你看看能不能先还给我,放心,利钱我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彭掌柜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偌大的彭府,没几天就被追债的人给搞热闹了。

    彭志筠虽然有万贯家财,但是能够拿出的钱财,都已经换成了一辆辆马车。

    剩下的,都是各处的铺子和田地,一时之间,竟是连几百贯钱的借款都还不起了。

    资金链断了!

    其实,这个情况在后世也是很普遍的。

    你看有些人,资产几千万,几亿的,真要拿现金的时候,很可能几百万都没法立马拿出来。

    彭志筠只不过是拖延了几日,竟然有些下手狠的人,带着人自己去到了彭家的货栈里头,拉走了一批马车,一辆三贯钱就给卖掉了。

    二轮马车纵然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但是大家几百年来都是这么用的,其实还是有一定市场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三贯钱一辆,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价格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就有人出手买下了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一看,咦,居然可以这样?

    我也赶紧去拉一批出去卖,去晚了,说不准就被人卖光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二轮马车市场,本来就被奔驰马车行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如今,突然又有几百架二轮马车以三贯钱的低价入市,立马就把城南马车行给搞蒙了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像是后世的股市,突然某个庄家不小心要爆仓了,为了平仓,一大堆超低级的大单砸出来,立马就把股价给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甭管你的东西是值多少钱,都得跟着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马车行,最近的气氛很是特别。一众伙计是走路都尽量不发出声音,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铺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大家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,接下来要怎么办,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郎君,真……真的要卖吗?三贯钱啊,这么一来,我们之前挣的钱,基本上就全部赔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韦宝哭丧着脸站在韦思仁身边。

    最近两个月,韦家的马车作坊库存了不少的马车,原本是想多挣一笔钱,谁知道这个世界变化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卖!不卖怎么办?你没见到那彭志筠,跟在我们身后喝汤,结果连家底都差点赔进去了。马上就要到年底了,这些马车要是不处理了,马车作坊就没有可以使用的钱财了。”

    流动资金的重要性,韦思仁负责了这么多年的商业,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甭管你家业多么大,一旦资金链断了,那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马车作坊里面还有几百架马车的半成品,是继续做出来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韦宝觉得自己的心肝都在疼。

    马车作坊库存了五六百架马车,城南马车行的后院中又有两三百架,再加上几百架的半成品,单单肉眼可见的损失就高达一千多贯。

    虽然一千多贯对于韦家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马车作坊的前途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还有,韦家不是只在长安城一处有马车作坊和铺子,洛阳等地的损失一起加起来,那也是一个吓人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做,继续做,不做出来,损失更大;不做出来,奔驰马车行岂不是又可以多卖几百架马车?”

    韦思仁心中一横,觉得左右自己都要遭受损失了,干脆再给对门添加点麻烦。

    就现在三贯钱一架的价格,很多商家都会继续考虑使用二轮马车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四轮马车的需求被减少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轴承,我们找了几家打铁铺子询问,他们都没有信心制作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未来,韦宝就忍不住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完全看不到前途啊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那个轴承应该不难,谁知道居然一点也不好搞。

    “那个轴承不是都拆开来看过了吗?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。”

    韦思仁一脸不解的看着韦宝。

    “郎君,那轴承里面的圆柱滚子,要求具有高度的一致性,如果有大有小的话,根本就没有办法制作出轴承来;如果只是简单的制作一两个,很多铺子都有信心完成,但是要大量制作一模一样的轴承,就没有人敢应承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匠人,会就是会,不会就是不会。

    可不敢随意托大。

    “楚王府的马车作坊使用的轴承,搞清楚是哪来的吗?”

    既然自己搞不懂,韦思仁就想着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搞清楚了,是作坊城那里一家叫做轴承研究院的地上生产的。据说是观狮山书院下面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观狮山书院?那岂不是也是楚王府的产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十有仈Jiǔ,他们是不会卖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不管他们卖不卖,先派人去问问。另外,这四轮马车在短短的几天内卖出去了那么多,你多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有没有什么可以做文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韦思仁一时也没有办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王府别院,李宽正在逗弄着李馨宁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大的小家伙,已经能够趴着抬头了。

    每次她好奇的抬起头,往两边看着,水汪汪的大眼睛,清澈无暇,惹得李宽忍不住抱起来亲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这也太宠她了吧,以后都会被你惯坏呢。”

    程静雯做完月子之后,整个人丰润了几分,不过年轻就是好,气色恢复的很快。

    “女儿不就是用来宠的吗?”

    李宽抱着小家伙原地转了两圈,惹得她呵呵微笑。

    “听媚娘说,府上最近的四轮马车,已经风靡长安城,特别是新推出的豪华四轮马车,很得勋贵富商青睐呢。”

    普通货运马车售卖了大半个月之后,勋贵们翘首以待的豪华四轮马车终于登场了。

    特制的板簧悬挂,虽是后世卡车才用的减震系统,但是对于没有任何减震措施的大唐来说,已经是豪华级的待遇。

    倒不是李宽真的对经典的麦弗逊独立悬挂之类的一点不懂,实在是这个年代的技术,做不出合格的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弹簧,一时半刻,别想搞出满意的产品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让李宽意外的是,板簧悬挂居然也很得勋贵们的青睐。

    而铸铁车轮,外面包裹着一层软木,也让勋贵们感受到了自家马车的不凡。

    再加上大量使用精钢制作的车架,给人满满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至于说价格……

    勋贵们差这几百贯钱吗?

    “衣食住行,是谁也离不开的需求。以前的马车,你也知道,坐久了,感觉人都要颠晕了,没有什么舒适性可言,所以我们的四轮马车只是稍微提高了一下,就让大家非常满意。”

    既然准备把马车作坊做大做强,李宽自然也就隔三差五的去指导一番,让匠人们的技术和眼界都有非常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并且,为了解决居住在长安城的匠人到作坊城的交通问题,奔驰马车作坊出面,开通了明德门到作坊城的公共马车。

    除了楚王府下属的匠人免费乘坐之外,也对外开放。

    一文起步,分段收费,倒是也吸引了不少人好奇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满意是满意了,可是这豪华马车的产量也太低了吧,就连雪雁都来问我,能不能给她府上优先供应两架呢。”

    程静雯无奈的看了看李宽。

    “谁先下定金,就先交付谁家的马车。这是媚娘一早就定好的规矩,可不能随意废除。雪雁要是真的急着用马车,就先把王府里的那辆送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这段时间给马车作坊制定了不少规矩,很多都是挺有道理的,所以李宽倒也非常支持。

    要想马车作坊真正的经营成一间百年老店,一些必要的规矩和坚守,就显得很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